collapse

“反传销组织1.6万元捞人费为难了谁”成了网民热议话题

2017-04-09 15:13

一处传销窝点内,多名涉案职员被警方把持(材料图片)

逼仄的屋内挤着3名反传人士跟4名求助者,多少乎无破脚之地。靠墙的床头柜上,搁着药片、堆满烟头的烟灰缸、千里镜,24岁的马材汇站在一旁,显得手足无措。这简直是他最后一次盼望了。

羊城晚报记者 黄汉城 樊美玲 实习生 韦娟明

前段时光,“反传销组织1.6万元捞人费为难了谁”成了网民热议话题。在海内,有成千上万的人陷入传销组织,宏大的受害人群也催生了反洗脑的市场。有人以捞人赚钱,随口便能提出数万元的价码。

8月,代号“利剑”的民间反传斗士吴俊来到东莞,组织了一场“传销回击战”,胜利拯救出两名沉陷其中的女孩。九年前,他搭上民间反传最早的一趟车,自称至今“已解救了上万人”。但他也闹不明白,这场战斗什么时候可能走到止境。他以为“打传的最好方式,就是政府购置民间反传服务”。

八月的东莞,秋老虎还很猛,开着“带伞”电动车的摩托哥三三两两,彷徨在长安镇城中村。一身黑衣短裤的吴俊呈现在路口,腿上的伤疤分外显明,但很快就闪入一栋不起眼的接待所。

职业反传人士吴俊认为:打传的最好办法,就是政府购买民间反传服务  

A 捞人:手机定位蹲点找人